城乡一体化进程中的远程教育发展前景

城乡一体化要求服务对象的“广覆盖”、服务体制的“一体化”及服务水准的“均等化”。远程教育向农村延伸的初级阶段强调服务对象的“广覆盖”,而随着城乡一体化进程的推进,“一体化”和“均等化”的要求逐渐明朗,为此以往的发展方式不能满足新的历史要求。因此有必要根据目前城乡一体化实际,对远程教育发展做出前瞻。 (一)远程教育发展规划

   美国当代最有影响的成人教育家诺尔斯(M.S.Knowls)认为:终身教育关涉“培养有能力的人——即能够把知识用于变化着的环境中的人……帮助个人形成一种观点:把学习确实看成是一个终身过程,帮助他们获得独立学习的技能”[7]。而按照我国现阶段的流行观点,终身教育具有助推社区民众融合,建设和谐社区,推进社区民主和社区发展,培育新市民和现代公民,提高人的综合素质,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形成学习型社会,创建学习型社区等功能,它已成为新型社区管理模式的重要内涵、重要手段及社区管理的重要目的。显然,终身教育凸显了公益指向性——对个体而言涉及人的存在,对社会而言关乎人际和谐,这也是教育家们认为的教育本真。确实终身教育的这种理念,要求远程教育更多地强调公益性,然而远程教育的发端已与产业属性接下不解之缘,当然这不是本文关心的重点,但确实它们之间的关系在社会的不同发展阶段应有不同的表达。

   容易理解,远程教育的公益属性是本质属性而产业属性的合法逻辑在于对公益性的维护,利用产业属性发展事业的特点是强化市场筛选功能——按照经济能力区别对待服务对象和水准。尽管这种做法在一定阶段能发挥“经济人的自利性”,提高资源的配置效率,尽快实现服务对象“全覆盖”,然而当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这样的逻辑在实践中一定会逐渐显露它的局限性。例如,城乡一体化的目标是服务对象的“广覆盖”、服务体制的“一体化”及服务水准的“均等化”,虽然“广覆盖”、“一体化”和“均等化”是城乡一体化的不同层面,但容易理解“服务体制”和“水准”诉求比“服务对象”的规定更高级,它们对公益属性的要求更迫切。或者直白地理解,在某种程度上“广覆盖”可以较多地运用市场工具,而“一体化”、“均等化”却期待更多的公益性表达。在前面的“回顾”中也可以看到,市场化工具使得代表嘉兴四种远程教育类型的办学机构,开疆拓野,服务对象遍及农村的每个角落,然而“一体化”和“均等化”的表达却较少涉及。所以在这样的背景下面,远程教育必须面临新的转折——向公益性回归。

   诚然,作为终身教育重要组成部分的远程教育有向公益性回归的历史使命,但就目前而言,即使是终身教育实践本身也是受到不少质疑的,如胡凤英认为:目前的终身教育体系虽然肩负着起始的构建重任,但有构想无蓝图、有目标无路径,且因这一体系的构建超出教育系统,涉及到社会方方面面,更具有教育的社会性,要统筹、要协调[8]。同理,凸显远程教育公益性:“广覆盖”、“一体化”、“均等化”目标,需要克服目前规划薄弱的现状,综合考量自考、网院学习中心、电大、高校成教院各类办学形式,视其为国家实施公共管理、提供公共服务的社会事业。因此,发挥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的作用,严格学习中心管理,避免无序竞争,在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的视野下,整体地思考运作远程教育成为当下的必须。

   具体而言,远程教育发展规划应具有如下特性:

   目的性。依据城乡一体化的要求,适应农村人口接受远程教育和多方面的发展需要,为农村培养适用人才,成为农村全面构建终身教育“立交桥”的重要手段。

   适应性。立足于城乡经济和社会发展一体化需要,着眼于农村人口整体素质的提高,致力于使学习者具有适应农村生存与发展需要的良好文化基础和适应农村生产生活的适用技能,为农村培养多方面多层次的留得住、用得上的适用人才。

   分散性。具有分散性网络化的特征。以地市电大为龙头,以县市社区发展学院为中心,形成辐射乡镇的分散性网状结构。

   灵活性。办学形式具有多样性、灵活性、实用性等特征:实施学历教育与非学历教育相结合,以非学历教育为主;全日制教育与半工半读相结合,以半工半读为主;理论课程与实践课程相结合,以实践课程为主;课堂教学与生产劳动相结合,以生产劳动为主;全面发展与一技之长相结合,以一技之长为主;职前教育与职后培训相结合,以职后培训为主;通识教育与学以致用相结合,以学以致用为主。

   (二)办学机构信息披露

   尽管城乡一体化进程中远程教育需要强调政府的规划作用,但同样重要的是,不能否认规范市场的价值。正如作者以前提出的观点:公益性和产业性是远程教育的不同层次属性,公益性是本质属性,而产业性是次本质属性,公益性存在离不开产业属性的维护。虽然在不同阶段应有相应的倚重,但两种属性之间的张力永远存在,不能非此即彼,不全则无。围绕“广覆盖”、“一体化”、“均等化”目标,远程教育还需接受经济学原理指导:市场完善的基础是信息披露,市场失灵源于买卖双方的信息不对称。

   由于农村地区远离政治、经济和文化中心,很少有听说高校坐落在县域及以下,在农村地区接受传统意义上的高等教育几乎不可能,而远程教育弥补了这个缺憾,所以在这个意义上,有学者认为远程教育在普及着中国的高等教育。而且也正是在这个意义上,它是终身教育的有力代表,因为终身教育不仅是“时时”“处处”皆有教育,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人人”都受教育。尽管如此,远程教育向农村延伸还伴随着仅凭自身力量无法克服的问题。在农村地区,跟学生有直接远程教育服务关系的往往是分校、学习中心、教学点等,这些教育机构像经济领域里的其他企业一样向社会提供教育机会,但教育机会的购买者(通常是学生)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无法完全甄别有关机构的信息。提供教育机会的质量很难鉴别,其教育服务对学生究竟有多大好处很难测量,学生在购买前后都只能由一个主观的评价,很难有客观的标准,他们通常只能从资金、师资、科研能力等方面的声誉来判断源头高校的质量。但因为这些信息对质量的反应是间接的,而且信息渠道并不畅通,收集这些信息需要付出成本,所以学生在选择远程教育机会时,常常对提供教育机会的机构缺乏教育服务能力与水平意义上的甑别。同时,因为通常每位学生一旦购买了某种教育机会后,很难退出以找到更好的教育机会来纠正一开始的选择。所以在信息不对称的情况下,一些服务质量差的教育机构有机会滥竿充数,通过源头高校的头衔夸大其词地宣传,招收不明真相的学生来牟取暴利。因为高质量的教育服务需要投入较高的成本,在质量不能得到完全区分的情况下,提高教育服务质量的积极性会弱化。当然,这不仅会影响远程教育的健康发展,而且也有悖于城乡一体化的精神。

   所以,教育行政部门应提供完善的信息网络来尽力解决信息不对称情况。作为地方教育系统的管理机构,县(市)两级教育行政部门掌握着许多有关各教育机构的统计数据和信息,而且从法律上来说,教育局还可以通过行政法规来要求办学机构披露信息。因此掌握大量有用信息的教育局应该定时向社会公开这些信息,从而在一定程度上改善教育市场信息不完全的状况。提供远程教育的供求信息、教育质量评价信息、源头院校专业设置、收费信息,尤为重要的是披露分校、教学点、学习中心的所有权性质、办学能力、历史、资质等信息。因为,远程教育的源头院校基本上都是名牌高校,它们呈现的都是优质信息,不存在明显的区分度。关键是学习中心的能力和行为,很大程度上是它们造成了教育质量的差异,因为是它们直接和学员发生服务关系。同时,由于远程教育的试点高校都是公立学校,它们的自利行为会受到公共性质的约束,而不少学习中心是民营单位,私利性如果没有外在制度约束,很容易投机出格。因此,需要通过信息披露促成远程教育的消费者做出更理性的选择,实现城乡远程教育的“一体化”、“均等化”。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