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程教育向嘉兴农村延伸的记忆

国际上,德斯蒙德·基更、伯耶·霍姆伯格(Borje Holmerg)和奥托·彼得斯(Otto Peters)一致认为“真正的远程教育”是与传统校园课堂教育相对的“一种独特的和分离的教育形态或方式”[4]。1999年,国内学者丁兴富教授在《“远距离教育”和“远程教育”辨析》中认为函授教育、自考、广播电视教育都属于远程教育。远程教育的本质特征是“作为对与传统面授教育相对的、(教)师(学)生在时空上分离、通过技术媒体来实现教和学的新的教育形态的总的称谓”。所以在以下的论述中,远程教育既包括电大、自考、网院的教育形态也涵盖嘉兴学院成教院的教育方式。

   虽然城乡教育一体化不是“在城乡一体化的背景下仅仅考察农村教育的发展”,但作为研究切入点把关注的重心放在农村并不与城乡一体化的思维相悖。

   在历史渊源上,电大于1979年开始开设涉农专业;自考(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制度)自1991年开始介入农村高等教育;网院在2002年依托奥鹏体系成功加入农村高等教育队伍;普通高等学校成人教育学院早在1956年已经涉足农业成人学历教育[5]。嘉兴的情况也大抵如此,目前从事农村远程教育服务的机构主要有嘉兴电大、奥鹏体系中的网院、嘉兴自考办和嘉兴学院成教院。

   (一)远程教育向嘉兴农村延伸的“经度”分析

   以嘉兴电大、奥鹏体系中的网院、嘉兴自考办和嘉兴学院成教院为分析单位,对它们向农村延伸的现状进行总结,结果呈示如下:

   1.嘉兴电大的规模占有绝对优势。自2004-2009年期间嘉兴电大开放教育在县域及以下招生共28746名,据统计,一次性毕业率73%,八年学籍内毕业率92%。相同时段,网络学院在县域及以下招生5866名,一次毕业率97%以上。嘉兴学院成教院于上述历史阶段在农村招生2513名,一次毕业率98%以上。自学考试在此期间共有189922科次在县域报名,共毕业5206人②。

   2.网院借助奥鹏在县级电大实施向农村延伸服务,招生规模增长率最高:2004年在嘉兴农村招生402人;通过渐进式增长,2009年一年嘉兴农村招生达1265人;2004至2009年间,四种远程教育类型在嘉兴农村地区招生年增长率之和排序分别为:奥鹏网院10.9325,嘉兴学院成教院5.7447,电大开放教育4.8096,自考-1.14779。

   3.组织结构上,电大在县(市)设有独立建制的学院;自学考试在县市有自成体系的自学考试办公室;网院借助电大学院开展学习辅导;嘉兴学院成教院没有组织机构。

   4.嘉兴学院成教院由于医学院的支撑,临床医学、护理、药学具有垄断性质,自2005年向县市延伸后,发展快速,招生人数为:05年专科178;06年专科182、本科24;07年专科137、本科24;08年专科136、本科28;09年专科16、本科99;2010年专科123、本科262。共计招收医药类学生1209人,占总人数的33%。

5.有些办学机构下面设有学习中心,并且在这些学习中心中有不少是民办性质。

   (二)远程教育向嘉兴农村延伸的“纬度”分析

   嘉兴市由桐乡市、平湖市、海宁市、嘉善县、海盐县及市本级(南湖区、秀洲区)组成。桐乡市、平湖、海宁市是县级市,按照目前学界主流观点对农村的界定:县域及以下区域为农村。故对嘉兴远程教育向农村延伸的问题讨论以此为依据。以下是对嘉兴农村地区:桐乡市、平湖市、海宁市、嘉善县、海盐县域内的远程教育现状作分块叙述。

   据统计,目前嘉兴农村地区的远程教育生源主要来自中职学校,所以本研究选择以中职学校作为远程教育向农村延伸的切入点。

   1.桐乡的情况。桐乡的中职教育由原来的桐乡服装学校、外国语学校、信息学校组建桐乡职业教育中心,形成中职教育一校独大的态势。在学校的经营策略上,职教中心与一些高职院校、普通高校成教院形成联合办学关系。而桐乡电大和自考没有进入以中职学校为中心的办学链,所以在嘉兴农村地区中,它的远程教育招生人数万人比最小。桐乡电大、自考办作为农村高等教育的办学机构,没有与乡镇成校建成办学网络组织,因此在向乡镇延伸的服务规模上与兄弟县(市)相比也颇为逊色。

   2.平湖的情况。平湖没有形成一校独大的中职教育格局。曾经的平湖师范学校经嘉兴学院合并后成为嘉兴学院平湖校区,主要开展高职教育。嘉兴学院依托平湖校区开展成人教育招生规模大且稳定。平湖电大和平湖职业中学形成合作关系,在平湖职业中学开展鼓励在校生通过中央电大课程开放形式取得大专学历的教育合作项目,同时平湖电大借平湖教育行政部门之力在嘉兴市城市大学、平湖市城市学院、各乡镇成校为框架的三级社区教育体系中成功与乡镇成校签订合作办学协议,形成网络组织,成功实施“一村一大学生项目”,具有较大的农村影响力和辐射力,嘉兴市港区行政范围内的乍浦成校也加入了平湖电大的办学网络。2010年平湖电大被中央电大评为示范性基层电大。

   3.海宁的情况。海宁在籍人口与桐乡相当,海宁的职业教育结构相对集中,职教园区由海宁电大、海宁职业高级中学、海宁技工学校三所学校组成。园区管委会协调三所职业学校的教学、师资、教学设施设备和后勤保障支持体系服务。海宁电大不仅合并了隶属教育局的海宁成人教育培训中心,而且在教育局、总工会的支持下合并了隶属总工会的海宁总工会职工职业学校。因此,海宁电大在组成的班底、结构上保证了成人中专、大专、本科学历教育和非学历教育功能,这是海宁电大统领海宁成人教育的体制因素;此外,政策因素有:海宁教育局出台由海宁电大统领、规划、引导海宁市域内的现代远程教育的文件;另外,不可或缺的地缘因素:与技工学校、职业高中同处一个教育园区。海宁电大通过与技工学校、高级职业中学的联合办学,利用浙江省教育厅颁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成人高等教育管理的通知》(浙教高教〔2007〕100号),规定“每所高校在同一市(地)原则上只能设立一个校外站点”“电大系统办学必须符合教育部《广播电视大学暂行规定》、《广播电视大学规程》的有关要求。”的政策,争取教育行政部门支持,和违规办学的个别社会力量办学机构作斗争,取得了显著成绩。海宁市域内的远程教育基本都处于海宁电大的规划、掌控之中。目前,是嘉兴市唯一成功实践电大的远程教育机会“供给引导需求”的县市。在落实教育部“一村一名大学生”项目上,针对海宁城乡一体化程度高的实际情况,在乡镇成校开设中央电大开放教育的会计、行政管理专业。利用奥鹏体系网院教育模式没有人数下限的规定优势开设园艺、畜牧等专业。在教学上增加涉农选修课,满足农村高等教育的多样化、实用化的要求。综合需求与供给两方特征,有序稳妥的把远程教育推向乡镇。

   4.嘉善的情况。嘉善距离上海最近,受上海的辐射力最强。嘉善的中职教育由三所势力均衡、特色各异学校承担。嘉善中专注重专业全面并且以向高职院校输送后备生源为特色;信息工程技术学校、华仕计算机学校以和上海大企业联合培养企业员工并且以信息技术专业见长为特色。嘉善电大有两位校领导从嘉善信息学校和华仕计算机学校调入,形成人脉优势,在吸取嘉兴电大以开放教育项目为驱动点成功加入嘉兴职业教育办学链的经验基础上,轻松与两所中职学校建立合作办学关系;与此同时在教育行政部门的支持下,采用平湖电大相同的模式把乡镇成校纳入办学体系,以“一村一大学生项目”为抓手开展社区教育,办学规模可想而知,2009年取得全国示范性基层电大称号。

   5.海盐的情况。海盐是嘉兴地市的人口最小县,2008年统计在籍人口36.76万,几近是桐乡的一半。受全国学校合并潮影响,于上世纪末,在职业中学、电大、教师进修学校、自考办的基础上组建海盐职成教中心,是一所功能齐全的从事全日制中等职业教育和成人学历与非学历教育的机构,具有统筹教育资源、克服小而全弊端、集中精力干大事的体制优势,为海盐集中有限财政快速发展职业成人教育作出贡献,作为中职教育质量指标之一的升高职人数连年居嘉兴市第一。海盐电大、自考和中职学校形成天然的伙伴关系,利用行政力量在中职生中开展电大、自考教育的衔接顺理顺章。在县教育局行政力推动社区教育管理网络运作的背景下,乡镇成校(第三级社区教育中心)与海盐电大(社区教育学院,社区教育管理网络的第二级)建立合作办学关系,开展农村远程教育,“一村一大学生”项目在全省具有影响力,浙江电大曾在此地开展经验现场交流会。由此可见,海盐的农村远程教育在职成教中心的行政力控制之中,市场调节机制处于行政力的约束之下。然而,随着社会的发展,职业教育、成人教育事业日益扩大,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的功能分野日趋明朗,在县域内职业教育以中职全日制为主体基本定型,而成人教育由于瞩目的社会发展与转型,需要宏大的布局谋划,原有以中等职业学校为主体、主题的同校办学模式在功能上很难适应新的形势要求。学习型社会目标的确立,嘉兴社区教育三级网络的构建,新居民教育、终身教育、闲暇教育等社会实践迫切需要校区、班子及功能相对集中的运作平台,以对海盐的成人教育做出更深入、更具前瞻性、更能满足社会要求的探索。据此,海盐正在做出新的规划。

   综上所述,嘉兴远程教育向农村延伸在纵向上,主要受嘉兴电大、奥鹏体系中的网院、嘉兴自考办、嘉兴学院成教院的办学策略影响;在横向上,主要受各个县市的成人、职业学校的办学行为影响。另外,由于“我国现代远程高等教育已经表现出比较明显的产业化与市场化倾向”[6],嘉兴的远程教育也存在管理上过多运用市场机制进行调节,行政调控力度不够的问题。

   众所周知,城乡一体化不仅是一种社会实践活动,而且也表现为一种理论和政策视角,其思维方法可以成为破解远程教育发展难题的利器。面对目前各试点院校及分校、教学点、学习中心在开展远程教育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过度竞争,偏重眼前利益和经济得失的现象,需要我们在城乡一体化思想指导下,进行制度和方法创新。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