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学历教育生源逐渐减少的形式下应如何做来保证学历教育的可持续发展

(一)建立严格评估机制,确保自考良性发展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高等教育法》第四十四条规定:“高等学校的办学水平、教育质量,接受教育行政部门的监督和由其组织的评估。” 我国普通高等教育需要定期接受教育部等单位组织的合格评估、审核评估等形式的监督,但评估重点主要是普通本科教学工作等领域,而对于数量庞大的自学考试,则较少涉及。

  因此,有必要建立健全严格的自学考试评估机制,并以法律形式予以确定。设立符合自学考试特色的评估实施细则,并定期对各主考院校进行考核,规范自学考试的专业申报、招生宣传、师资配备、教育质量控制、考务考籍管理、毕业登记办理、学位授予等一些列工作。对于达不到自学考试合格评估要求的院校,应逐步限制甚至取消其自学考试主考资格;对于通过合格评估但在审核评估中发现部分专业达不到办学要求的院校,应视情况勒令减少或者停止该部分专业的招生。

  通过对自学考试办学过程严格规范,同时采取竞争的策略,逐步淘汰一部分不合格的高校、专业,全面提升各主考院校、各申报专业的人才培养质量,确保在自考报考人数整体下降的趋势下,优质自考资源得到有效保护。

  (二)创办特色专业,坚持内涵发展、特色发展

  中国今日之大学,已经极少有真正意义上的单学科专门院校,伴随着高等教育大规模扩招,绝大部分高校在校生人数激增的同时,也迅速向多学科、综合化的方向发展。部分热门专业,如计算机、人力资源管理等,几乎成了各高校必设专业,同一层次高校之间,专业设置、培养目标、课程体系大同小异,千校一面;同一专业学生之间,使用教材甚至学习课程几乎雷同,千人一面。[4]而我国学历继续教育则主要依托高校的教学和科研资源进行人才培养,专业设置基本上以高校已有的普通高校专业为主。[5]我国学历继续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一样,存在较为严重的同质化竞争现象。在普通高等教育毕业生就业日益严峻的今天,加之社会群体的固有偏见等因素,使得学历继续教育毕业生就业更加不容乐观,从而一定程度阻碍了学历继续教育的健康发展。

  为避免各高校低水平重复竞争,各高校应加强发展特色专业,结合地方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形成一批特色鲜明、实力较强的专业,高校间实行错位发展,培养具有独特竞争能力的社会劳动者。

  (三)广泛发动宣传,积极拓宽自考招生渠道

  自考规模只有维持在合理水平,主考院校才会积极推动自考工作,进而才能创造其应有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在生源不断减少的大背景下,自考工作者应广泛发动宣传,积极拓宽自考招生渠道,将生源范围扩大到工厂、办公室、本校或是区域内高校校园,努力稳定在校生规模,确保高等教育自学考试可持续发展。具体措施包括但不限于以下几方面:

  1推行学历提升计划,积极加强与周边高职、专科院校合作办学

  随着扩招造成高等教育人数剧增,大量毕业生涌向就业市场,导致教育的信号功能弱化,为了获得满意的工作,大学毕业生不得不继续进行高等教育投资。[6]根据信号理论,为在就业市场中释放更高层次的学历信号,获取较好的工作机会,相当部分的高职、专科院校毕业生具有续读本科学历的潜在需求,而这一需求为自学考试的本科主考院校创造了巨大的潜在生源。本科院校应积极把握机遇,推行学历提升计划,积极加强与周边区域的高职、专科院校进行专接本等形式合作办学。如苏州大学成人教育学院先后与江苏海事职业技术学院、宿迁经贸高等职业技术学院等25家高职院校进行自学考试合作办学。[7]淮阴师范学院继续教育学院与宿迁技师学院等高职院校达成协议,开展专接本对接合作。

2以技能培养和学历提升为导向,积极加强与企业合作

  在我国,占据经济总量较大比重的传统生产型企业多为劳动密集型,吸引了大量就业人员,而部分从业人员文化水平有限,这也是我国产业转型升级的制约因素之一。因此,主考院校应积极主动加强与企业的合作,以技能培养和学历提升作为双重目标,为企业培养一大批高素质的技能和管理人才,使高等教育的社会效益最大化。

  以苏州大学为例,该校依托城市轨道交通学院的师资和科研力量,与苏州轨道交通有限公司联合培养交通运输专业自考生。[9]且该专业自考生在校期间就被企业提前预定,这种订单式培养模式,使专业与行业直接对接,[10]有效保障了人才培养质量。而该校纺织与服装工程学院则与江苏阳光集团等企业开展自考本专科人才培养,为公司骨干员工进行学历提升。[11]不仅如此,该校还开展成人高等教育校企合作自主招生考试,最大限度服务企业人才培养,推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

  3以提高教学水平为目标,在中小学教师群体中发展学历继续教育

  义务教育阶段中小学教师群体数量庞大,承担了我国基础教育的重任。然而,由于师范生培养质量并不能完全满足中小学校的教学要求,导致中小学教师职前教育质量问题突出;同时,中小学教师的继续教育主要以提升学历为主要目标,而教学水平、教学素养和教育理念等关键因素并没有得到有效提升,继续教育呈现出形式化倾向,导致中小学教师职后教育质量保障不足。[12]因此,要求针对中小学教师,特别是农村中小学教师的继续教育必须以努力提高其教学水平为目标,坚持学历继续教育和非学历教育培训相结合,切实提高我国基础教育质量。广泛推行由政府主导和财政买单、以教学技能提升为导向的中小学教师学历继续教育。

  4以增强就业竞争力为目标,在普通本科院校中大力发展“二学历”教育

  由于高考填报专业存在一定盲目性,导致部分学生入校后发现对所学专业缺乏兴趣,而各个高校对于转专业往往又设置有一定门槛,从而为在本科院校中开展“第二学历”教育提供潜在的生源基础。不仅如此,时下艰难的就业环境,也迫使大学生不得不主动增强自身竞争力,以在激烈的就业竞争中获得满意的工作机会。根据信号理论,求职者的学历等外在信号往往最容易被劳动力的需求方所关注,而本科在读期间多修习一个专业,多获得一个本科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的“二学历”教育,无疑对于普通本科院校的在校生有较大吸引力。以江苏省为例,自2010年试行在本科院校中开展“助学二学历”教育以来,就读人数持续不断增长,不少毕业生以第二学历成功就业。各本科院校,尤其是普通本科院校,应积极打造应用型特色专业,并在校园内广泛宣传,大力发展“二学历”教育,切实加强本校毕业生就业竞争力。

  学历继续教育的生源减少在一定程度上已成为社会趋势,但并非不可控制,传统的学历继续教育,无论是自学考试、函授、还是远程教育,在上述学历提升、校企合作、农村中小学师资培训等方面都存在一定发展潜力。

咨询与报名请点击:西南大学网络教育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