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大学宋保亮团队发现新型“肥胖因子”

  生活中,你是否注意到,有的人似乎喝水都蹭蹭长肉,有的人却怎么吃都不胖,有没有想过,这是部分人群体内的“肥胖因子”在作怪?如果能活捉“肥胖因子”,然后对症下药,能使你的减肥或治病之路更有成效,听起来是不是很令人兴奋?


  近日,生命科学学院宋保亮教授团队发现,肝脏分泌的GPNMB蛋白,就是一个新的“肥胖因子”,它通过上调脂肪组织的脂质合成基因、抑制机体产热,最终引起肥胖及胰岛素抵抗,而利用抗体中和血液GPNMB对肥胖和糖尿病有良好治疗效果。此项研究对于认识和治疗代谢性疾病有重要意义。


         5月6日,Nature(《自然》)子刊Nature   Metabolism(《自然·代谢》)在线发表了这项研究成果。同期杂志也发表preview(预告)对此进行了专题报道。


论文题为“Gpnmb secreted from liver promotes lipogenesis in white adipose tissue and aggravates obesity and insulin resistance”(《肝脏分泌的Gpnmb蛋白促进白色脂肪组织脂质合成、加剧肥胖和胰岛素抵抗》)。宋保亮课题组的博士巩学敏、李云峰,罗婕副教授,博士后魏健,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王计秋博士为共同第一作者。宋保亮与上海科技大学戚炜副教授为共同通讯作者。该工作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科技部的资助。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统计,2016年,18岁及以上的成年人中逾19亿人超重,其中超过6.5亿人肥胖。肥胖可受遗传和环境等多因素影响,它不光影响体型,还是糖尿病、脂肪肝和心脑血管等疾病的重要危险因素。生命体作为一个有机整体,其脂质代谢过程除了在细胞内受到严格的调控之外,各个组织器官之间也存在多种形式的相互作用。


  宋保亮前期研究发现,在肝脏中特异敲除泛素连接酶gp78(L-gp78-/-)可导致SREBP通路抑制。有趣的是,研究人员发现在肝脏合成脂质能力下降的同时,脂肪组织脂质合成能力会代偿性上调,这表明肝脏分泌某种“肥胖因子”,促进脂肪组织脂质合成。


  从这个现象出发,研究人员发现了肝分泌的GPNMB蛋白能显著加重肥胖程度,增加脂肪组织脂质合成能力,抑制机体产热,降低能量消耗,加重胰岛素抵抗。而GPNMB中和抗体能有效逆转肥胖小鼠的表型,减少脂肪组织重量,降低脂肪组织脂质合成基因的表达,促进脂肪组织产热,并减轻胰岛素抵抗。该研究成果,表明GPNMB就是一个新型“肥胖因子”,并证明靶向GPNMB可有效治疗肥胖和糖尿病。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