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好心理健康教育

  嘭嘭嘭……学生踩爆气球的声音接连响起,这是广东实验中学附属天河学校的同学进行的班级心理小游戏的尾声。同学们并排站立,交叉双臂相互拉起手,将气球夹在腰部间隙中,保持气球不掉落、不爆破的运送到目的地则为完成任务。气球代表着压力紧张等心理,同学们只有相互配合、张弛有度,才能圆满完成任务。这样的心理小游戏是学生心育课程的一个缩影。新快报记者了解到,在招考季来临时,广州市各学校都开展了各种活动缓解学生紧张心理,树立信心应对考试。而实际上,健康心理的建设不能仅靠临时抱佛脚,注重在平时进行心理健康教育更加重要。


  心理教育已经进入日常课堂,孩子身心健康越来越受到社会重视,广州市已经实施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特色学校争创计划,目前已创建国家级特色学校2所、省级特色学校20所、市级特色学校78所;越秀、海珠、天河、荔湾四区已有120所学校、近8万学生建立了心理健康档案,心理教育、心理健康维护已成为学生日常。


  华南师范大学附属中学学生发展指导中心主任李之宁表示,学生入学之初已有发展指导课,提供心理健康、人际交往、生涯规划、学习动力与方法策略等指向学生全面发展的全方位指导。每周一节的必修课程将贯穿初一、高一全学年。在初二和高二年级,学校开放五门选修课程。同时,学校还有社团、兴趣小组、心理节等多种校园活动,各种活动既是学生心理调节的方式,其中也渗透了心理教育知识。


  广州市南海中学心理科组科长骆银风老师也介绍,学校高一每班每周上一节积极心理教育课,内容包括积极关系、积极情绪、积极投入、积极自我、积极意义、积极成就等模块,帮助学生建立自信健康的心理。引入社区高校资源助力心理教育学校是未成年人心理健康教育主阵地,其他资源的引入也为学生心育提供丰富多元的体验。省实附中心理科组长袁雅芳表示,通过模拟招聘会开展生涯教育,是高一、高二学生例行的心育课程,清晰的生涯规划对学生心理有一定鼓励作用。


  华附则为高三应考学生引入高校资源。李之宁介绍,学校遴选华师心理学院在校研究生并进行培训,组成校外心理导师队伍,作为学生备考的“心理教练”,使其保持最佳心理状态。校外心理导师队伍会鼓励学生、聊天舒压,渗透式地提供心理健康服务,并及时解决学习、时间管理等问题;还会策划主题沙龙,如组织参与者去舞蹈室,在舞蹈、音乐中律动,从而减缓心理压力的积压。


  广州市南海中学则较早引入社区资源。骆银风表示,政府购买了为社区服务的心理资源,学校也是社区的服务对象之一,借力社区心理资源,从而可以进行一些较大型的校园心理游园、心理拓展活动。


  引导学生自主探索激发潜能良好的心育环境由学校、老师和学生共同建设。袁雅芳表示,心理老师和班主任并不能时刻与学生接触,各班级的心理课代表承担类似“观察员”的角色,将同学的负面情绪状况及时告知师长,并进行心理健康干预。


    “经多种日常心育活动渗透,大部分学生接纳认可心理咨询。”骆银风介绍,心理咨询一般实行预约制,每天按时为预约学生服务。咨询方法因人而异,学生有认知偏差则做认知调节,压力大则通过音乐或沙盘游戏舒压;当学生心理问题超出心理咨询范畴,则转介到专业医院或机构进行治疗。

更重要的是,学生在心理课程中不单是被动的接收者,也是主动的创造者、体验者。李之宁指出,如每年4月和5月的心理节,低年级学生写下祝福卡片,送到每位高三师兄师姐手上;学生组成的仝心心理社负责主创、策划游园、展览、外出参观活动,学生在此积极看待、主动拥抱压力,共同关注校园心理健康,并激发潜能。


  建议多管齐下应对招考季压力,集体的力量,多位心理老师表示,在学校集体活动、班级主题班会中形成振奋人心的风气,营造团队共同进步的氛围,形成一种心理场域,应用得宜会是学生非常重要的应考力量支持。


  接纳负面情绪,李之宁指出部分学生会出现外松内紧的情况,即表面看紧迫感不强,但内心有压力并容易产生过劳肥、感冒发烧、胃肠道不适等症状。原因是无法坦然与自己是高三生的身份共处,有一定想赢怕输的心理,对于挫败、未到达自己的目标的状态无法接受。因此需强调中高考并非如此可怕,坦然面对青春中最具充实感的一年,从青春舍我其谁的气概上进行激励。


  参加户外运动,袁雅芳表示,户外运动能有效释放负面情绪;运动量较少的同学,可尝试多晒太阳,和同学一起校道散步、看风景,自然有治愈的力量。


  切忌不切实际,袁雅芳指出,招考季家长的焦虑会传递给孩子,不切实际的要求对孩子而言是压力。孩子普遍有上进的心理,建议商议出双方都可以接受的定位,而非直接“命令”要孩子达成何种目标。


  学业问题成广州学生心理 最大困扰在2018年首届广东省青少年儿童心理健康发展论坛上,广东省青少年儿童心理健康发展委员会主任张欣华公布了2015年—2018年其团队对广州市10万人次中小学生进行心理健康普查的结果,数据显示:学习困扰最为突出,占比达33%,进行学业问题心理咨询的学生中,有57%学生感到“艰难应对”,有5%的优秀学生也感到困扰。还有约24%的学生面临行为情绪问题,其中超过50%有行为情绪问题的学生没有得到关注及有效支援,约60%被行为情绪困扰的学生因为缺乏渠道未能接受有效治疗。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