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行业发展壮大,电竞人才稀缺

犹记得,去年末,iG战队代表中国在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中力压韩国队获得冠军,赛后狂喜的粉丝一度霸屏朋友圈。但是,在亿万中国观众激动欢呼的背后,人才缺口已成为电竞行业发展的一大瓶颈。


全国电竞专业建设专题论坛近日在上海体育学院举行,教育界专家、知名电竞企业和机构、30余所开设相关专业或课程的院校代表共同探讨电竞产业人才培养之道。与会代表尖锐地指出,高校纷纷上马电竞专业,但是目前的培养方向“跑偏了”,电竞行业缺的不是职业选手,专业教育不是“打游戏”,而是面向全产业链培养具备专业素质的复合型人才。


电竞从业者专业水准跟不上行业发展步伐


目前,中国的电竞用户已超2亿,电竞体育文化娱乐产业极具价值潜力。去年,电子竞技入选雅加达亚运会表演赛项目,而中国队以两金一银的好成绩载誉而归,引起社会广泛关注。2022年杭州亚运会,电竞项目将被列为比赛正式项目。据统计,去年中国电竞市场规模为84.8亿元,预计到2020年,电竞全产业链产值将达到211亿元。


人才紧缺成为阻碍电竞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之一,同时,现有从业者专业性不强也制约着人才培养和产业发展。腾讯电竞统计数据显示,电竞行业现有从业者仅5万人,岗位空缺则高达26万个,到2020年岗位缺口将进一步扩大至50万个。


一家电竞培训机构的负责人表示,现在电竞方向招聘的要求是“热爱电竞行业”,目前从业人士大多以电竞爱好者为主,且一人身兼多职,其专业水准已跟不上行业发展的步伐,造成了行业整体发展滞后。他无奈地说:“现有从业者主要来自两个渠道,退役的职业选手和从传统体育行业转型人员,但他们存在受教育程度不高、素质能力不强等缺陷,甚至出现‘水土不服’,无法适应企业的需求,许多俱乐部因为管理和运营太差不得不解散旗下战队。”


“打游戏”绝不是电竞专业教育


自2016年9月教育部增补“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以来,已有51所高职院校申报了电竞专业,大量本科、中职院校已先后开设电竞方向或课程,有近万名学生在读。


但是,很多学生误以为电竞专业就是光明正大打游戏,家长也反对网瘾少年报考,甚至有些学校或机构也认为电竞教育就是培养职业选手,在教学中过于重视“打游戏”。


亚运会英雄联盟电子体育表演项目“国家队”总教练阿布本身也是职业选手出身,他表示反对由学校来培养职业选手,并给出了三个理由:“第一,这条路太窄,如果不能为学生准备好退路,建议不要孤注一掷;第二,电竞专业生涯有着严苛的年龄限制,学生毕业即失业,一般22岁大学毕业已经是职业选手退役的年纪了;第三,打职业比赛不等于没日没夜地打游戏。”游戏市场更新换代很快,一旦一个游戏的活跃周期过去了,该项目的职业选手也跟着过气了。而业内资深人士均表示,尚未发现能身兼多个游戏项目的选手。


“随着电竞行业的不断发展壮大,很多新岗位应运而生,教学应当更重视专业素质的培养。”作为行业资深从业者,阿布强调,除了职业选手以外,电竞赛事主持解说、赛事组织运营、电竞多媒体视频制作等岗位是人才紧缺的集中领域。电竞教育者更应瞄准这几方面的人才培养需求,将教学重点从“打游戏”,转向针对管理、策划、内容制作、赛事运营等全产业链复合型人才的培养上。


课程标准和专业教材亟待规范


为什么现有的那么多专业都满足不了电竞市场的需求?专家指出,电竞专业教育教学还面临师资紧缺、缺乏参考教材的窘境。当下师资存在两难境况:熟悉市场和企业需求的一线岗位人才,没有专司教育的时间和精力,而高校教授普遍不懂电竞。相比于传统职业,新兴的电竞职业缺乏岗位工作标准和人才培训标准,更缺乏足够的社会认可。


“学校与教育机构在课程设置上没有针对性,囊括了几乎所有产业岗位的知识内容但又不够深入和精准。”超竞教育CEO邱基堂指出,国内电竞专业教育存在泛而不精的问题。


目前,全国高职电子竞技运动与管理专业教学标准制定专家组已着手启动相关教学标准的制定。“标准的制定在规范电竞专业办学、明确人才培养目标、指导资源开发、规范教育教学、保证教学质量等诸多方面都有着重要意义。”专家组组长龚雨玲表示。


“任何一个新兴行业想要获得健康长足的发展,都需要教育作为基础支撑。”上海体育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院长杜友君从高等教育的视角来思考电竞未来发展,“大学开展电竞教育,需要业界提供相应的行业经验,才能保证专业人才培养方案、课程与教材的内容真正适应产业发展的需求。”


与会的教育专家以及电竞行业从业者认为,只有加强产学结合与校企联动,新兴领域的教育发展才能走上正确的方向。整个电竞产业太过年轻、底蕴不足,社会认同度更有待提升,因此需要给它留点时间。电竞教育专业设置应该尊重市场规律,不应铺得太大,而要重视内容,转向品质化发展方向。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