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3”上,看上海教育新的探索

李女士的女儿朵拉刚满2周岁,过去几个月里,朵拉在离家步行15分钟的黄浦区五里桥社区托育园度过了一段开心的时光。这对李女士而言,真是解决了小家庭的一件大事。


祖辈年纪大没精力、父母上班没时间,0—3岁婴幼儿谁来看护?这成为沪上不少小家庭的烦心事。如何满足市民日益增长的对3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的需求?去年4月,上海市政府出台托育服务指导意见、管理办法及准入标准“1+2”文件,市教委、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配套制定了从业人员队伍建设规划,并从去年4月起在5个区先行试点,8月1日起在试点基础上全市铺开。一切,都是为了0岁—3岁这个社会“最柔软的群体”。


已有356所幼儿园设托班


近年来,上海每年出生人口规模保持在20万人左右。随着居住方式分离化、女性职业发展意愿强烈等情况的出现,婴幼儿家庭对托育服务的需求逐步增大。


去年9月,普陀区管弄新村幼儿园迎来23个不足3岁的“小毛头”,这是该幼儿园首次尝试开设托班。而距离这里仅800多米的普陀区童星幼儿园,22名不满3岁的幼儿也成为幼儿园的新面孔。


挖掘自身潜力,扩大入托容量。去年,上海积极探索普惠性托育场所建设,仅普陀区就有20多家公办和民办幼儿园增设托班,满足了700多个家庭的托育需求。


同样在9月,黄浦区中华托儿所由原先的托、小、中、大班配置,转为专门招收3岁以下幼儿的普惠性托儿所。“看到社会托育难题,在托育新政下,托儿所根据自身实际情况,挖掘潜力,扩大入托容量。”已有30多年幼教经验的所长俞一平说,托儿所在上世纪人口高峰时承担幼儿园功能,增开大、中、小班,在托育机构紧张的情况下则积极响应上海托育文件精神,为3岁以下幼儿做好托育服务。


目前,本市已有356所幼儿园开设托班,依据拟出台的第四轮《上海市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2019—2021)》,要求90所新建或改扩建的幼儿园有条件的需配置托班,鼓励公民办幼儿园创造条件开设托班,同步对开设托班的公民办幼儿园加大政策支持力度。


社区里就有幼儿托管点


去年10月,黄浦区首家社区幼儿托管点在五里桥街道开放。这家位于龙华东路上的托幼点面积350多平方米,共分活动区、餐饮区、卫生区等区域,室内采光充足,宽敞明亮。墙壁、走廊上都布置了温馨的卡通物件和照片,有棱角的地方均做成了圆形,避免孩子撞伤。作为一家新开办的非营利性托育机构,目前该托幼点面向黄浦区户籍的2岁—3岁幼儿开放,五里桥街道辖区内的双职工家庭优先,费用为每名幼儿每月3000元。除硬件投入外,主办方在师资力量的配备和落实监管措施方面也动足了脑筋。


“离家近,从业人员有资质,收费合理。”是李小姐当时为女儿寻找幼儿托管点时的几点想法。如今,这所托育园满足了她所有的要求。


从2017年开始,由上海市妇联牵头,会同市教委、市卫计委、市民政局、市食药监局、市消防局等部门共同实施社区幼儿托管点实事项目,在社区依法举办托育机构,开展幼儿托育服务。据了解,社区幼托点实事项目在当年30个市政府实事项目满意度测评中名列前茅。


今后,原则上每个中心城区将建设两个以上的社区幼儿托管点,每年通过政府购买服务,引入专业的市场主体或社会组织进行运营管理。项目负责人说,未来将鼓励各种社会力量及多元方式建设托育服务机构。


政策支持增强创办者“获得感”


继连续两年将普惠性托育点建设纳入市政府实事项目后,“新增50个普惠性托育点”也将纳入2019年市政府实事项目。上海还相继推出提供场地、减免租金、以奖代补等“真金白银”的政策支持,增强托育机构举办者的“获得感”。


黄浦区五里桥社区托育点主办方、爱绿教育集团副总经理章苗苗介绍,托育点由五里桥街道免费提供场地,市妇联承担装修和设备添置等费用。多方共同扶植下,托育点收费标准控制在每位幼儿每月3000元,而同等条件的民办托育机构收费为8000元至1万元。


为鼓励社会力量举办托育机构,市教委还牵头建设区级托育服务指导中心,搭建“上海市三岁以下幼儿托育服务信息管理平台”,公开申办流程,开通“一网办”功能,最大限度为举办者提供便利。


鼓励托管点建设的同时,0岁—3岁托育工作从业人员的队伍建设也将是未来的工作重点。记者从上海市教委了解到,一方面,将重点依托现有职业院校扩大招生规模,加大职前教育;另一方面,加大非学历在职培训力度,重点依托开放大学系统开展培训。


“我们将进一步加大财政性资金以购买服务方式投入队伍培训的力度。同时,对从业人员,我们强调不仅要有科学育儿的能力要求,更要强化职业道德规范养成。无论什么性质的托育机构,无论收费多少,对从业人员的职业道德规范底线要求不能打折扣。”相关负责人表示。

相关推荐:重庆学历提升



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