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浙大系”创业是我国高校创业的缩影之一


“浙大系”创业只是我国高校创业的缩影之一。自2015年提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后,大学生创业便在高校里开展得如火如荼。经过几年发展,如今的大学生创业也呈现出了特色院校技术型创业、师生学术型创业等特点。但同时,大学生创业也遇到资金、经验不足等难以回避的问题。对此,有高校老师表示,目前高校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建设还没有建立完善,我国高校创业教育总体上仍处于高校创业教育1.0阶段,部分先进高校正在迈向高校创业教育2.0阶段。也有学者指出,大学生创业不要抱着“一夜暴富”的心态,高校创业教育的培养也要更理性,更重要的是培养学生的创新能力和创业精神。


落地难


创业项目


落地转化率不高


记者了解到,目前高校大学生创业的项目落地转化率还是比较低。深圳大学管理学院创新创业教育中心主任潘燕萍告诉记者,有些学生会为了参加各类创业比赛而创业,因获奖者可获得奖金、学分甚至推免研究生等奖励。“虽然项目制作得很精美,但实际落地效果并不如人意”。


广东岭南创业管理学院院长、蚁米创始人张锦喜也表示,目前大学生创业还是比较难,虽然有很多来自全国、区域等的创业大赛,如互联网+、赢在广州等为大学生创业提供舞台,但落地项目并不多。“他们的团队往往不够成熟,没办法落地”。据他观察,那些能落地的项目往往是基于不同专业或不同学校的学生组成的团队。


但同时,张锦喜也告诉记者,很多高校的创业教育也只是将一些相对形式化的内容加入实训课里面,并未解决学生遇到的诸如专业课程协调难、学分置换等问题。一方面,学校遵循原有的制度;另一方面,又要推动创新创业。因此,学生也难以有充裕时间和精力去让项目落地。他认为,民办学校在改革上会比较灵活,可以进行跨专业的学分置换,释放学生学习理论课的时间,同时引进一些真实项目和实体的企业来进行合作,并在过程中穿插实训。


此外,缺少资金、缺乏企业管理经验及市场推广困难也是大学生创业过程中的常见问题。广州维尔互联网科技总经理施胜楚2018年刚大学毕业,他的创业项目主要是运用VR仿真技术模拟现实中高成本、高风险的场景,帮助职业类院校定制开发三维可视化实训软件,使得学生的培训更直观生动、安全便捷,如光影艺术与空间设计仿真系统、消防安全演练实训仿真系统等。


2017年开始,施胜楚接受了一年多创业培训。但学以致用才是关键,别人成功的商业模式未必就适用于自己,这个还需要去实践和验证。在施胜楚看来,大学生创业有两大难处:一是对于管理、市场、财务等各方面均是新手,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容易踩坑;二是资金不足,若资金短缺,极有可能导致项目在未获得融资前就夭折了。创业过程中,他还遇到了诸如工商注册到运营、合同签署及业务销售等问题。“建议学校尽可能地提供办公场地和其他资源支持,让学生们能够真正行动起来,而不是当一个空想家”。


不盲从 结合自身优势进行特色创业


在潘燕萍看来,一些农学、美术、设计、技术类的院校在创业过程中更能充分发挥自身特点,从而更好地推动了创新创业。“他们有一技之长,会更容易实现技术的商业化”。比如,在浙大系创业中,其上市公司领域分布的前三分别为机械设备、信息服务与电子科技。其中,仅机械设备领域在所有上市公司中占比高达15.76%,这与浙大理工科的强势实力不无关系。


“大学生创业不应盲目跟风,不仅要对市场有基本判断力,也要认清自己的优势。”潘燕萍告诉记者,目前师生合作的学术创业在高校中也逐步成为主流。据了解,学术创业是促进科技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的重要手段,往往来自高校的科研机构、大学老师及其研究生、博士生等,也是高校社会服务职能的一种深化。“学术创业才是主流”,潘燕萍认为,对于高校创业来说,学术创业会更实在一点,因有技术支撑,可以将其隐藏的商业价值挖掘出来。


比如,大疆无人机就是一个典型的案例。无人机公司大疆创新的创始人汪滔从2006年开始创业,当时他还在香港科技大学攻读研究生课程。读书的同时,他就拉着一起做毕业课题的两位同学在深圳创立了大疆创新科技公司,开始专注于直升机飞行控制系统的研发生产。后来,随着汪滔的导师李泽湘的加入,更是带来了资金、人才方面的助力。如今,大疆创新已成长为国内无人机领头羊。


而在张锦喜看来,技术类创业的失败率也有可能会更高。他表示,目前技术类创业基本是从事互联网,需要烧钱争夺流量;如果从事硬件类,则需要重投入。但对大学生来说,资金并不充裕。“学生创业可以结合家族背景,通过实体+技术的形式,如连锁店+技术、品牌策划+微信等,会容易获得成功”。他表示,应该先从这些与实体产业进行深度结合的项目做起,然后再逐步去积累自己的技术优势,实现这些传统产业或者小微企业的转型升级,这才是大学生创业的一个主方向。


重创新 培养学生创新能力为主


“我国高校创业教育总体上仍处于高校创业教育1.0阶段,主要关注于在校期间如何通过课程和各类创业实践活动(如挑战杯等),培养包括商学院及全校大学生的创新创业能力与创业精神。”在郑刚看来,目前高校创新创业生态系统建设还没有建立或完善,创业者主要是少数精英,且高校创业教育带来的经济影响也尚不显著,或尚未得到关注。


反观当今国际著名创业型大学,如斯坦福大学、麻省理工学院等,他们的创业教育已经不仅仅局限于为在校生开设全面的创业相关课程及培养大学生的创业技能与创业精神,而是创业教育走向大众化、尖端化,已经形成了较为完善的高校创新创业生态系统。


据郑刚分析,这些高校一方面培养了大批优秀的创业者,大学生及校友创业者的创业企业和创业活动为社会创造了巨大财富,同时能够以多种形式反哺高校的创业教育,如校友设立天使与风险投资基金、开设创业课程与创业讲座、创业辅导、赞助创业教育项目等,形成了良性循环。因此,他认为我国高校创业教育也要继续深化,向2.0阶段迈进。


在张锦喜看来,创业教育并非是鼓励学生们大量地创业,而是让他们在这一领域学会换位思考。“从创业者的角度去思考企业和团队的发展;学会批判性地看问题;学会团队团结精神;通过创业的体验去理解创造财富和创新都是一个很艰难的过程。”他认为,创业教育跟创业是两回事,前者更多的是去培养学生的创新创业精神和能力。


潘燕萍也认为,创业教育还要注重伦理和社会责任感,让学生形成正念,而不是抱着“一夜暴富”的念头,甚至出现违法牟利的创业。“创业是一种激发学生创新潜能的方式,学校更重要的是培养一种创新精神和思维提升”。


浙江大学创客MBA项目学术主任邬爱其则表示,创业教育不是简单的创办企业的教育,更加注重创新精神、风险承担、主动进取等方面意识和能力的培养,任何岗位和领域的人才都需要有创业精神,但不能过于强调狭义的经济创业概念,而需要引导社会创业教育,估计学生运用商业化思维和方法来解决社会问题,如环境保护、贫困、健康医疗等,未来不仅需要在商业领域培养优秀创业者,还需要在社会领域培养更多的社会创业家。

相关开放大学(广播电视大学):重庆电大-广播电视大学


来源: